不忘初心,方得始终

赵中锐·工程学院
2015-09-21
阅读数97

       我曾整夜整夜做着那些色彩斑斓的梦,梦到自己像雾像雨又像风,梦到自己回到了1991年的那个冬日,我在万泉河畔,注视着这个仍带着北方草莽之气的肃杀的青年,虔诚的将石块绑满全身沉入万泉河,他是戈麦,一个匆匆存在过的灵魂。关于他,也许就只剩一句话,所有遗忘的都是不可挽回的损失。
      也正是因为他的这句话,我才真正下定决心在这新旧交替的时候写下点什么做为记号,抑或是提醒,自己就这么走着走着已经走到了青春的边缘,朝后张望,看的清清楚楚的是童年,而童年究竟是什么,在我们童年时代总是撞破脑袋也想不清楚,如今我成了青年,再去看,所有的都干净了,肮脏了,耿直了,卑鄙了,纯粹了,复杂了,却最终是一尘不染了,它们就那样真真切切地存在着,近在咫尺,却又遥不可及。
      这些日子反复地听一首歌叫做《笑忘书》,一句“时间是怎么样划过了我皮肤只有我自己最清楚”不断在脑海徘徊,挥之不去,回头张望,二十来年,一段还算完整的青春,像众多平凡的人一样平凡,像一只麻雀,做不成迁徙的候鸟,也做不了笼中会唱歌的风景,我们需要时刻与生活战斗,不断压抑着以平方的方式增长着的各种想法,防止迷失在自己想象出的失乐园里。
      我喜欢戈麦,不是因为他敢于为了自己的理想国不惜自沉在滔滔河水,而是因为他敢用自己肉体的毁灭来拒绝精神和灵魂的死亡,他能把冰冷的诗句写进我的心里,总以为青春就是用来迷茫的,就像掉进茫茫大海,抱着一块救命的木板漂浮在,用尽力气张望灯塔,看不清方向,也摸不清未来,其实现在看看,其实那些所谓的迷茫都是清楚的,是有目的的。
      我想,总是要在这段不长的衔接处留下点什么,趁自己还能记住,忘了可就真的忘了,忘了也就是从未拥有,还是那句,所有遗忘的都是不可挽回的损失。
      谁知道呢,当我老了,像照镜子一样再回来看看自己当年写下来想用来提醒自己的这几段文字,会不会成为我后青春的丰碑。

本文由 赵中锐 授权 赛氪网 发表,并经赛氪网编辑。转载此文章须经作者同意,并请附上出处(赛氪网)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https://www.saikr.com/a/2039
收藏
分享
别默默的看了,快来和大家聊聊吧,登录后发表评论~ 登录 立即注册
打赏
赵中锐
打赏金额(金额:¥0)
给Ta留言
赏金已入袋,多谢!(*^__^*)
温馨提示

非常抱歉!本站不支持旧版本IE浏览器~~建议使用IE10/IE11/Chrome/Firefox/Safari等高级浏览器浏览。

温馨提示
温馨提示
帮助与反馈

热门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