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lking in the Shade 影中漫步:那些年,我一直追的北大

菱纱·北京大学
2015-03-22
阅读数3178

Walking in the Shade 影中漫步:那些年,我一直追的北大, 追到了;那些年,我的男孩儿们透明的美好,我再也触不到了

其实本来现在不该“提笔写字”,因为这周我们英语系的同学们要参加专八考试,而且虽然初试考的是专业第二名,但毕竟还没有复试;之前一直想,等复试过了、专八考了,没什么事情了,我一定会写一篇总结。只是好多事情不停地在我的脑子中打转,在我坐在图书馆看书的时候、在我躺下准备睡觉的时候、在我碰到同学聊天时偶尔被勾起一抹回忆的时候……我的心里总是贮满了文字,满满的,我会坐在那里愣神,沉默半天,安静地想着,我想等我“闲下来了”,我一定要把这些都写出来,因为那是我心里的声音。我不敢太放纵自己的感情,因为我怕我现在就放开到时候会忘了这样的感觉,会没了这样的心境记录这内心深处的点点滴滴;因为写东西的人大凡知道,写,是要在一定的状态之下如行云流水般的迸发,有时候想写,却千言万语不知道如何下笔。我把心里的声音一条条列在纸上,我怕我到时候忘了。可是,我今天回到寝室还是觉得,什么时候是个“闲”,这本就不是什么好的理由,既然有话,而且是真诚的话想说,那姑且就现在写出来吧。

这篇文章包括五部分,分别是:第一,我决定考研以及考哪里。第二,为什么考北大外院这个专业。第三,细说专业课复习。第四,略说公共课。第五,心理上我的一些ideas. 第四部分在复试过后补全。

2012年1月7号、8号,我参加了硕士研究生入学考试,考试地点是北大一教。2月28日下午两点左右,我在大哭一场之后,打开北大网页,看到了还是乱码的成绩单,2,没错,是第二名……我反而不哭了。

我之前一直想,在看到成绩的那一刻我一定会失声痛哭,没想到的是我根本就不敢打开去面对自己的成绩,因此才有了之前给妈妈的一通电话,才有了跟妈妈说,妈,我要回家,我害怕,我不敢自己看,回去了我们一起看……说着说着我哭了,越哭越厉害,挂掉电话,我想,算了,就等到下午五点吧,因为官方是说五点出成绩,等到那时候,要是成绩不好我再回去。我颤颤巍巍地打开电脑,发现有人说成绩出来了;我再进北大的网站,一步一步点,进去发现乱码的文字,但是数字已经清晰;那一刻我还没有反应过来,却一眼扫到了自己的准考证号末四位,那一排数字的末尾,是2,第二名……我慌忙给妈妈打电话,让她帮我确定是不是,她看了,说:是…

亲爱的大家,我愿意把我考研的经历与你们分享,下面我们来一一分解吧:

说几句题外话,说说这篇文章的题目吧先。大家都说《那些年,我们一起追的女孩儿》特别好看,我却总觉的我能想象得出其中的桥段,执拗的不去看;再好看也拍不出《雏菊》的感觉吧。前天,在熄灯前的最后一分钟我把《那些年》还是看完了,沈佳怡给柯景腾打电话说她要结婚那一截、以及柯景腾去婚礼之前咬了一口苹果那一截,看着柯的表情,我觉得我要哭了,可是眼泪没有流出来…最后,柯扑向沈佳怡的丈夫亲吻他,想象着是在和沈佳怡亲吻,他把他对沈佳怡的爱这样疯狂的最后一次表达,我哭出了声儿…那时候我真的想把花季雨季的同学都蒿出来,我想问他们:给我写了情书的为什么没给我?不给我写情书的为什么不写?呵呵呵,是不是很抽风。我不知道,在我一直一直的在一个并不高的起点上坚持着的时候、在我执拗的所谓完美主义追求的时候、在我为了北大walking in the shade的时候、在我得到了北大的时候,我又失去了什么?原谅我此时的矫情,因为逝去的那些太美好,美好的刺痛我的眼睛。而它们却再也回不来,我也再也找不到那样透明的爱和美好了吧,虽然我还在等待那样的“透明”的出现。我永远都不会忘记。

那时候,还没有去市里上学,妈妈不在身边,简陋的宿舍下雨时我的被子会被浇湿,因为我的床在窗户边。冬天时候手脚冰凉还会冻手。但是它比市里的初中还好,其实我现在想想在那里上学是我最重要的两年了吧,班主任和同学们发自内心的欣赏让我更加坚定要好好往前走,一步一步证明我自己。之所以说我自己的起点并不是那么高,也是基于此,因为那个时候很多人初中都是在市里读的,而我还在小小县城待着;所以当我回到市里念高中时,我知道,我比那些享受着更好的教育资源的同学,要扎实的多。尽管我不适应那里的环境,在极度自卑和高傲的跷跷板之间来来回回,永远找不到平衡,而这也一直延续要今天。我知道,北大早该是我的,我早就该去北大念书;是冥冥之中有一种力量让我等到现在,像姥姥和妈咪说的那样神奇。

那时候,班里的一群男生每顿饭都是在那个台子上围成一个圈,一起在那里吃。有时从旁边经过,冲他们笑一下就算打招呼,因为在那个小小的县城中学,环境使然加上性格使然,我想不出别的打招呼的方式了;而他们那边会此起彼伏的传来笑声:“艾,笑了笑了……”

那时候,下午的课外活动时间几个人在二楼的窗户边说笑,我从下面走过回教室,知道他们看到我了,抬头笑笑,那边会有人说:“哎,害羞了害羞了……”

那时候,班里有一个眼睛八百多度近视、名字带个“尚”字的男生,课外活动时间总来问我数学题,一群人在后面会起哄:“×××,是个花和尚啊……”

那时候,会冲着坐在我前面的班长威胁:“把信拿回去,我不看,你告诉他们,谁要是再找事儿,我就告诉班主任去!”那时候,误把一个男生当成了穿一样的校服、同样是短发的女同桌,挽着他的胳膊要下楼,被在班门口的男生们哄笑着脸红到了脖子根儿……那时候,被他们围着叫“常委”,姓是常,第一名,是学习委员,简称“常委”。那时候,只知道好好学习,错过了太多嬉笑打闹,错过了好好认识他们,错过了让他们知道对于他们的真的是透明的love 和 kindness,我是多么的感激和怀念,我真的想一一的告诉他们:谢谢你们给予我那么多的美好,那两年,是我最最美好的时光和回忆,我永远都不会忘记;我的冷漠你们不要介意好吗,我的不搭理人不是我的本心,只是我无所适从,不知道怎么办才好。你们,都早已被我封存在内心。

我要去北大上学了,虽然那时候北大还没有跃入心中,但是敏感、要强、自尊的样子却执拗地说,要证明自己。以至于错过了很多,当然包括上面的种种种种,写下来这些,是想告慰那段让我还念的日子;也是想说,去北大读书也没什么好值得羡慕的,北大就在那里,它没什么了不起。它是我对自己的一个交代,去过了,就行了。找到这么大,我现在最纠结的还是我没有客观的条件在很小的时候就可以接触钢琴、古筝、琵琶、舞蹈这些东西,这是我心里的痛。我甚至现在有时候特想大喊一声:我再也不要学习了!我再也不要看书了!可是转念一想,不能看自己喜欢的书,又将是多么痛苦的一件事情。

之所以想到这么多,是因为大前天打车去北大的经历:打车去北大见一个leader,司机大叔跟俺聊了几句,说:你们现在的年轻人比我们那时候压力大多了,找工作买房子结婚,哪一样都不容易。我:呵呵,是啊。大叔又说:女孩子呀,不用读那么多书,找个好老公嫁了最重要。我:呵呵,奥。大叔接着说:你没事,你气质好,而且一看人也好,看着就是善良温柔型的,也不强势,男孩子就喜欢这样子的;有时候上来个白领,打电话吼吼的,找个这样的是能干,但男生不太喜欢……我就无语了。。。大叔好像还说了什么你们呀,得多个心眼儿,比方说有个山东的追你,有个河北的追你,完了来个北京的,你就得琢磨琢磨了。跟了山东的,买个这样的旧房子得二百多万;北京的好呀,家里就一个,而且还不止一套房子。。。

来到了偌大的北京,就是成功吗,当然不是。从来都没有想过那样的问题,关于北京人的问题;从来都没有想过一定找北大清华的才有“配”与“不配”这一说;从来没有想要把这些放到BF的标准之上…只想工作了挣钱了之后让妈妈过来陪我…而现在想了吗,我也不知道;只是觉得爱越来越难了…昨天上午忍着巨大的难受考试,又一次超越了我的极限;昨天晚上和好朋友任玉聊天,她跟我说了很多,说她珍惜时间要好好念书。她说以后做饭给我吃,她会做而且还做的很好,说了我们是不是可以一起出国念PHD,说了在家里我跟她混,在外面她跟我混,我说,这样想,以后的小日子还蛮不错的嘛。

高兴的是还有这段话:

生命里,爱情,是重要且必须的;结婚,是重要但不必须的。有很多爱的喜剧,之所以最后成了闹剧或悲剧,是因为将二者的“必须”搞混了...假如生命是一张成绩单,爱情是功课,但结婚证却不是奖状,没有它,我们的人生并不会挂科。比结婚生子让父母满意更重要的是——“与人相爱”和“看看这世界”——转自青音的微博

转入真的正题吧:

第一、我自己:“影中漫步”的岁月

先来说说我为何人吧,为要考北大的你做一个参考。我们来说这篇文章的题目“Walking in the Shade”,这是英国著名女作家、2007年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Doris Lessing一本书的名字,是她的传记,这本书我还没有看,但我简略看了她的生平,我想我可以用这个名字来形容这些年“寻寻觅觅凄凄惨惨戚戚”的自己……

读北大在我念高二的时候变成了异常强烈的梦想和期许,我执拗到不去考虑主客观条件,固执地认为北大就是我的。那个时候每个月都去学校门口的报摊买高考杂志,每一期上都有一个高考优秀学子的封面故事,我发了疯一样告诉自己,我要念北大。我从高中开始一直是学理科的,理科成绩也挺好,甚至高一时物理常考满分,我们学校和所有沐浴不到素质教育阳光的中学一样,重视理科,理科学不会的学生才会去学文科。但是,高二下学期,我对妈妈说:我要转科。我没有告诉别人为什么,但是在心里我对自己说:我要去北大读书;读文科,我不要学习物理化学了。班主任自然是不太愿意,年级主任看我成绩好就给我转了。可是,文科班的状况还是出乎了我的意料,学生都在闹腾,老师无奈,我在那里惶惶不安,心想这怎么行啊。这时候第一个月的月考成绩出来了,我考了班里第二名,六百多分,挺高的,班主任也让我回去,我实在是受不了这里,于是我又收拾书包,搬到了理科教室。那个时候上北大的愿望是那样的强烈,以至于我不能看到自己对知识的掌握稍稍慢一些,数学上的立体几何、物理上的磁感线电磁场、有机化学上碳分子结构,这些“立体”的知识系统一下子向我袭来,而且我在这方面可能本来就不是非常擅长,需要花时间消化,但是我却不容许自己这样对知识漠然不会着,好多题目不知道如何下手着,而且我知道那时候我心态有问题,很多会的东西也被我拿着笔发抖的手吓得不会了……我很痛苦,我只知道我学不好就考不上我的北大,我这样慢,那怎么行。于是,我没有给自己时间,再一次到了文科班,这次,年级主任给我换了一个班级,我心里祈祷着,在这里希望会好……其实,我到现在都无法理解我的那些所谓的高中同学们,我不理解为什么这所省重点高中堕落到了这样的地步:每个班只有六分之一的学生是真正考过来的,剩下的六分之五是花钱就可以上的。从县城来到市里上学,再加上这些我根本无法理解、每天来上学根本不是来上课、动不动把老师气哭的学生,我真的无语了;我本来适应能力就差,而这都是雪上加霜。

是的,我甚至可以说我爱北大。所以,当别人问我为什么考北大,为什么非北大不上时我难以回答。而且,我知道,就算再亲近的朋友,如果没有切身的体会,很难理解我说的话,很难理解我的行为究竟为了什么。而本身害羞腼腆的人,就更不善被人理解,这种感觉不好,因此,我写了这么多,分析我为什么要考北大。到文科班以后,第一次考试就考的很好,听同学说她去老师办公室,听到老师们在议论我,说我是考北大的料儿……我听了莞尔,有点欢喜,但是我知道,路还很长。我不是一个心理承受能力足够好的人,甚至可以说承压能力脆弱不堪,定了这个心愿,我仿佛把自己架空了,在两幢100米高的楼房之间架了一块板子走路。如果不是北大,我是会在地上走路,这样自然走的稳当的多。可是我却把自己架起来了。而对于心理素质不好的我来说,这架起来走路,是致命的……高三后期,我基本上每天都是以泪洗面,因为期望太高,紧张无比,上不了北大的分数线我会疯……是的,高考成绩不差,是的,来到了首都,来到了一所提前批的直属高校;但直到今天我都记得,下了火车来到学校,我不快乐,甚至在爸妈为我买日常用品时我跟他们翻脸相向,甚至在宿舍我一个人坐在桌子前面谁都不理,眼泪一个劲儿地流……刚到这里,我心里满满的却是:我要离开这里。大一大二我过的日子可想而知。大三开始有了我喜欢的文学、语言学和文化的课,我才渐渐适应了大学生活,日子开始好过一点,而且,重要的是,我大三下了,离我的考研之路越来越近了,我离我的北大越来越近了……

促使我考北大的除了这个情怀之外,还有一个,那就是我在某种程度上有knowledge worship。我不愿意自己是一个浅薄的人,讨厌而且害怕自己是腹中空空飘在空中的气球,这是我最不愿意甚至害怕的状态。而在这个聒噪的社会中,每每看到那些浅薄无知、却神神叨叨自以为很了不起的人,我厌恶的连看都不想看一眼。我看过从这个专业申请去哈佛、牛津读博士的师兄师姐的照片,我深吸了一口气,那种感觉,令我神往。我也听到过10年考第一的师兄没来读,因为他被普林斯顿大学录取了,而他本科,是学数学的……我知道知识不是万能,但就我现在这样的单薄,是我万万不能原谅自己的。因此,去北大,去读书,去美丽,去生活。

第二,北大这个专业:仿佛冥冥之中让我知晓,正合我心,让我选择。

我大二下学期偶然看到了关于这个专业的介绍,我自己揣摩,一次次觉得它正合我的心意,让我选择考它。我本科是英语专业的,但是害羞腼腆的本性却让我在心底里排斥当众讲英语、在熟悉的同学面前表现自己。这并不是说我不爱外语,说一口流利英语的强烈愿望在我每年看奥斯卡颁奖典礼时会变的异常想要,外语的魅力我是知道的,也是渴望的,所以看到这个专业是设在外国语学院,我自然是开心不已,因为到那里我仍旧可以学我热爱的英语和法语,而且是必须得学。后来我知道老师开会时会要求,每个学生除了英语还要学两门东方语言两门西方语言,这自然是师长的鼓励,但我们却可以看出这里对外语的要求和重视,而这,恰恰是我喜欢的。其次呢,平心而论,我觉得我不是非常非常适合和热爱做研究工作,虽然我喜欢看书,但真正看的书却了了;让我真的对于一个课题钻的那么深,我不太喜欢也不太愿意去做,因此倘若学英美文学,研究会越来越专、越来越深入,我不想学这样的东西。而考世界文学就不一样了,每个老师有不同的研究方向,但起码我还是要把“古今中外”在研一跟他们学一遍,而这是我喜欢的。这样说来,一是可以继续外语学习,尤其我下定决心把法语学溜,因为我是那么喜欢;二来呢,研究不至于太专,视野开阔些,从古希腊学到二十世纪,从柏拉图学到王国维,从欧洲到拉美再到东方,我仿佛在环游世界,我好开心好开心。

促使我坚定地考这个方向的还有一件事情,那就是大二的暑期实习我在实习单位遇到的那个带我的处长。他是一位年轻有为的干部,年纪轻轻位子却很高了,有才华有能力,身在官场却真诚执着,保持着本心,我很是佩服。他是北大毕业的优秀学生,靠着自己的奋斗一步步往前走,跟我讲了很多。实习结束没再联系什么,但是考研后期他却给了我莫大的鼓励,句句话都说到了我的心坎里。出于对我的信任以及我们骨子里某些相似的秉性,他跟我讲了他放弃保研北大的资格而选择自己考,因为保送的专业不是他最喜欢的。还讲了他在国家图书馆复习时的那次号啕大哭,男儿有泪不轻弹,他给我讲,我听着,还是在电话里,我却感受到了那么亲切的共鸣。因为大不了几岁,他还会跟我讲方法,不过最重要的还是心理上,他对我的激励是巨大的。我时常在想,敬爱的师父或许就是我在“凄凄惨惨戚戚”的摸索里遇到的贵人……老天爷不会忍心看着一个好孩子总是很苦的,所以它会派贵人来到这些孩子的身边……

第三,细说专业课:是一场规模巨大的战争

之所以说这两门专业课的复习是规模巨大的战争,是因为复习的面之广。因为还没有复试,我先把这个标题放在这里,等复试过了,我再详细补上。抱歉,因为时间实在是紧张,专八考试还没准备好。————待续

第四,略说公共课的体会:用心一小时比跟书“相面”半天更有效

对于像这种专业课内容太多的专业,公共课的复习时间显得很不够。对我也是这样,英语的单词我都没有背,政治上什么20天20题之类的我也没有看。但是我想说的是,用心去体悟,比耗时间重要的多。对于英语,自己做真题,然后结合讲解,体会出题的思路是很重要的,这比做很多题,做过对过答案放在一边有效的多。我自己只做了张剑的黄皮书的阅读下册,也就是冲刺提高篇,没有做上本;真题大概做了三四遍的样子。后期看了大神的总结帖,新题型、作文受到了莫大的启发,呵呵,觉得他写的太好了,然后总结了作文套路,就上考场了,效果都不错。政治用的大纲、风中劲草的一本笔记一本习题,后期用了风中劲草的赠送,肖秀荣的4套题,任汝芬的大概看了看,上了考场,结果也不错。

其实,我从大三下学期开始,因为想的事情太多了吧,就没怎么睡过一个好觉,开始时每天都可以听到凌晨一点的报时,后来居然两点的报时我都能听到……所以其实我根本没有完全做到我复习计划上的时间规定,失眠让我早上的起床变的不像别的同学那样,总能冲在图书馆的最前面,占到自己固定的那个座位。我心里是很紧张的,因为我不能神清气爽的起床,八点甚至更早就准时开始高效率的学习,我心里没底,怦怦地跳,后来,我安慰自己说没事,那么多人坐在那里,真正用心学了的能有几个,这也是我从一篇帖子上看到的话。所以我不让自己多想,只是好好学,但其实我心里的担心是不言而喻的,因为之前听师姐说要有固定的位置,每天有条不紊,而我却那么慌乱。有时候学到吃中午饭了有一段还没看完,我就不想动,因为我怕离开后回来看就没感觉了;也想,你看你,起的这么晚,现在又跟别人一起去吃饭,每天少几个小时,半年下来比人家少多少时间啊,我就拼命想把时间补回来……困扰我的还有一个问题,那就是我的偏头痛。我一直有偏头痛的毛病,隔一段时间,少则一周,多则半个月,就会有一次偏头痛,左边太阳穴剧烈的疼痛,一直疼一天两个晚上,第三天才会好。加上吃饭不规律吧,外婆给我量血压发现我的血压低的不成样子,我也时常会头晕……还有二十天要考试的时候,是我最崩溃的一段时间,因为我突然觉得我什么都不会,什么都写不出来。而海量的书,我真的没有办法了。每天晚上从图书馆出来给妈妈打电话都会痛哭,那种绝望,我知道妈妈的心比我疼一百倍,但是我没有办法克制,我害怕,我恐惧,因为,考不上北大不行。我从来都没有想过在我还没走进北大之前就去工作、出国,因为北大是我必定要走的一段路。我仿佛是把自己逼到了绝路,没有退路,只能往前走。也跟妈妈说过不考了、回家之类的话,甚至就在八号考专业课当天的早上,我因为身体突然不适、心里想着复习的不充分而跟妈妈说我不考了……

说了这么多我是想告诉大家,真的,什么都不用怕。我的身体和心理都已经被我自己逼到了极限,海量的专业课的书、失眠偏头痛带来的复习时间没有按照我复习计划上的来;心理上对北大近乎绝望地渴望——这些,我都经历了,你们还有什么可怕的?因为时间不够,我有时候专业课的计划当天都看不完,公共课甚至连着几天都不动,不是我不想动,首次提出农村包围城市是在哪个会议上我还没记住,英语作文我还没开始写,阅读真题都还有没有过完……但是还是我上面说过的话:用心一个小时比和书“相面”半天要有效的多的多。相信我,用心去体会,体会到自己的思路和方法,这就是有了“渔”的本领了。

第五,心理上:轻轻地对自己说什么都不用怕

在2011年7月份正式开始复习之前,我是列了详细的计划单的,要看什么书、每本书看几遍、每个月看的新书、每天看几页、什么时间看哪本书,我都详细地列了出来,从7月份一直列到了考前一周。可是,从上面讲的也可以看到,我根本不可能完全按照计划,甚至可以说与计划相差还比较大。休息不好是保证不了时间的最大原因,我每天背着一个书包,手里提着一个包也装满了书,两个都很重,往图书馆里走,在图书馆上一段时间自习(因为要看书架上的书),就去教室找好朋友上一段,“居无定所,来回飘零”,呵呵,我是很紧张自己这个状态的。但是现在我真的觉得,这些其实只是形式,你的心最重要,用心学了最重要。最近图书馆进了不少新书,有白岩松再版的《痛并快乐着》,我翻了,他在第三部分讲到了他那时候得了一种“病”,这种病恰恰不是卧床不起,而是躺下了却怎么也睡不着,没错,它就是失眠。白岩松讲了他自己曾经几年每天晚上都没有睡眠的日子,是的,没有这种体会的人是很难知道辗转反侧睡不着觉的感觉的,那种痛苦,不是语言可以形容的。长期面对黑夜却没有睡眠甚至让很多人想到了结束自己的生命,包括白岩松自己。我看了,深有感触,我更加觉得没有什么是可怕的,心理上、身体上都没有,有害怕或许也是自己吓唬自己罢了。所以,亲爱的大家,别害怕,坚毅勇敢的向前走,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跟着自己的心走,踏着荆棘也不会觉得痛苦,即使流泪那也不是伤心……

还有就是,现在我想一想,我们大可不必把一些事情想的那么神圣。或许好多人压根儿就没这么想过,但是我想了,之于北大的情怀让我曾经把北大、把考研都看得神圣无比,仿佛没了他们,我的天就塌了;在高中那段时间同样如此。其实我现在觉得真的不必这样,我们都是“体制”之下成长的一代,郑渊洁说幼儿园老师夸他的女儿听话,女儿回家后跟他炫耀,他想,夸一个孩子听话是在“夸”他吗?而有多少人跟我一样做了二十几年的“乖乖女”,“品学兼优”“秀外慧中”“好苗子茁壮成长”……虽然秀外慧中是我喜欢的赞扬,我也那么爱我的那位老师。

考研,像吃饭睡觉一样,是一件再平常不过的事情,那个时候我自己在想,而且同学谁郁闷了来找我聊天我也会跟他们说:假如你不想这样每天七点起床、八点自习;十二点吃饭、一点自习;六点吃饭、七点自习;十点下自习十一点睡觉,那么你想过怎样的生活?每天待着?上上网看看电影逛逛淘宝买买衣服化化妆?可是恐怕过几天这样的日子就会烦了吧,因为本质上虽然我们不是天才,也不能说是高素质的人才,但走到现在,考上名校上大学,就证明了我们是智商中等偏上、情商因人而异大体上中等水平的、还算优秀的年轻一代吧,而那样的生活不是我们心里真正想要的。既然这样,还是做点事情吧,比如考研;比如看书,把四年没看的书看一看;比如按着自己的职业规划出去工作;比如学英语考一考雅思托福GRE……最起码对得起自己的心了。

这两天我还有一件事体会很深,那就是关于何为平凡何为伟大的事情。以前把考研看的神圣,现在的体会是它是一件平常的事情。以前跟师父,也就是那个我的“贵人”,讲过我心里想要的CBD、讲过HK的外企总部、讲过十厘米的高跟鞋;也讲过既然这个世界上有LV、Gucci、Chanel,那么我一定会靠我自己的力量拥有它们,谁都不靠,就靠我自己。而他跟我讲的、以及我从中体会到的东西,比我自己说给他的,要多得多……他说的是再简单不多的道理:这世界上没有什么高低贵贱之分,你做再平凡的事情也可以做的与众不同,做出你自己的门道,前提是你喜欢你做的,并且一直在用心做。而那些所谓的光鲜很可能隐藏着加倍的肮脏、让你头破血流也无法证明你自己。昨天晚上听伍洲彤的“零点乐话”,知道了“零点乐话”将要走过二十年的道路,而当初刚刚毕业的伍洲彤却是在说服领导、勉强给了他一段“很不黄金”的时间,让他播自己的节目。因为那个时候凌晨之后电台是没有节目的,只放音乐,领导想这样的话伍洲彤做成什么样都不会太砸锅。而之于伍洲彤自己呢,他那时候坚信:音乐是可以治病的。他只是跟着心中的这个想法,开始为听众“疗伤”,开始一起分享心绪,而这一路走来,就要二十年了。一档电台音乐节目,一个再平凡不过的事情,只因为是伍洲彤自己心里的声音,所以他用心着,一路走下来,走成了蔚为大观的景象……这是何等的美好,我一时语噎,感动地无所适从。我算了一下,“零点乐话”刚刚开播时我才4岁,我听这个节目,也只是上个学期才开始的,还是零散听的,没有每期必听。但我却可以说,对于伍洲彤的声音,我是挚爱的,我再也不忍心放下了。我还喜欢听中央台青音的声音、张涛的声音,甚至因为张涛的节目,我一度而且现在还是想:我要找一个会对声音有感触的男人做男朋友和老公,因为我觉得在安静的夜里,听了广播那端传来的声音会心有戚戚焉的男生,他的心里有一方天地是软的,是感性的,是本真之心永远都会在的,是不肤浅的,是美的……

对于伍洲彤的感触,还让我在想,倘若二十年之后我也做成了这样一件平常的事情,那我这辈子就无悔了。更早的时候,高考录取通知书来了之后,我每天晚上都会熬夜看戏曲频道重播的电视剧《昭君出塞》,是李彩桦和罗嘉良主演的,袁莉在上面也有很精彩的表现。我不是从电视人专业的眼光去看这部电视剧,只是因为对昭君的喜爱和对这部在我看来制作还算优良的作品的喜爱,让我一直看下去。小时候家里有黑白的“小人书”,有一本是讲昭君的,他拿着琵琶、披着斗篷站在茫茫草原的图片深深地印在了我的脑子里。我对昭君也有一份情怀。看这部电视剧时候我想:我做不了昭君,那我可以去演吧,倘若我能演一部“昭君出塞”这样的作品,那我这辈子也就无悔了。呵呵,看我的想法是多么的幼稚和简单。只是现在,我越发体会到:做自己心里真正喜欢的事情,并且用心去做,这是我们一生最好的命题;并且这样做下起,终有一天你会突然发现你心里一直追求的就在那灯火阑珊处……功名利禄、奢侈浮华断不可是一个人的目标和追求,因为假如是这样,那么首先在过程中他是不会开心的,因为他会违背心意去做不喜欢甚至错误的事情;其次,哪怕是他最后得到了他也不会开心,因为等待和希望是人生的全部,得到了会发现也不过如此,根本没有得到的喜悦。但是大家不要反驳我是不是要不思进取了,不是的,绝对不是的。人往高处走是亘古的人之追求,或许也是人之为人的所在,而我们每个人心中不可能没有想法,不可能不想有自己的别墅和奔驰,但是不可把它们作为追求。需要的只是去做自己喜欢的事情,跟随自己心的声音,并且一直用心地坚持下去,付出自己的真心,那么你手上再平常的事情也会被你做的不那么平凡;而有一天,走在王府井的大厦里,你会发现,这个包我已经可以有能力买好几个了…甚至当初你潜意识里只是想哪天我可以买一瓶香奈儿香水啊,而这时候,你已经可以送给自己一辆奔驰了…而这个时候,其实你心里对于这些,已经看的很淡很淡了,你会会心一笑,由衷的开心;并且,这一路走来的过程你在做自己喜欢的事情,因此,你也一直同样开心着。

末了,我先写到这里吧,等复试过了,再献上专业课复习的详细帖。最后,我还想讲一句,那就是,我只想说我有一个多么好我的妈妈,她是怎样支持着我走到现在,妈妈我爱你,今生今世,你都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人。谢谢大家,希望对你们有所帮助。

本文由 菱纱 授权 赛氪网 发表,并经赛氪网编辑。转载此文章须经作者同意,并请附上出处(赛氪网)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https://www.saikr.com/a/1412
收藏
分享
别默默的看了,快来和大家聊聊吧,登录后发表评论~ 登录 立即注册
打赏
菱纱
打赏金额(金额:¥0)
给Ta留言
赏金已入袋,多谢!(*^__^*)
温馨提示

非常抱歉!本站不支持旧版本IE浏览器~~建议使用IE10/IE11/Chrome/Firefox/Safari等高级浏览器浏览。

温馨提示
温馨提示
帮助与反馈

热门问题

0
在线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