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情理中的梁骨横夫

王瀚洲·中国石油大学(华东)
2015-09-20
阅读数914

  读梁衡先生的书已有四年了。第一次在高中课本上见到了他的《利特尔的幽灵》,便顿时被他这位40后老先生的家国情怀所感动。

  大学之前零散地读了梁先生的各种版本精选集,却苦于找不到一本全集散文来捧读。直到大学才有幸读到了散文全集《弥渡》、《洗尘》,而整体读了两部散文集后才体会到作者真正的大情理之所在。

  何谓大情理之文,必当是区别于那些小情理而言的,这类文章中多体现家国、政治、历史与山川风貌,比起那些花柳月下的情调来说自是一种大情大理。或许这里有人要问,这种有关政治的散文还有散文本身的美感么?而梁先生不止一次说过,一篇散文一篇文章必为思想与美感而写。如果一篇文章只是传达了一些信息或者知识,那便是枯燥无味的应用文了,如同报纸,如同文献一般,便算不得文学,文章是人精神世界里的方舟,其写作的主体和阅读主题都是有思想的人,所以散文必要传递一些有个性的思想。

  美感是散文的必备之物,也是文章的必需之品,梁先生的文章虽为政治历史之大情大理之文,但却依然美感十足,这不得不让人吐而后快、开卷有益。这个道理又如演员一般,把青衣演出美感那叫本分,而把丑角演出美感与艺术感那才是演员功力的体现,而梁先生是显然具备这个水平的。

  作为一个以大情大理为笔触的作家,他手下的政治散文让人不见那种政治斗争的黑暗与政治献媚的卑猥,而是与现实作对比,还原一个立体透彻的政治人物,如:《二死其身的彭德怀》、《大无大有周恩来》、《假如毛泽东去骑马》。每篇文章都在探索着什么,也让读完的人想去探索些什么,仿佛有一种魔力,让人读完之后有种想表达些什么东西的冲动,作者文章写的透彻,却更留下了读者发叹的空间。这是一个作家所应做到的极致。倘若一篇文章让读者不知所云云,那便是欺世盗名之作,而又若一语至底,不留余力,别让读者感到啰嗦无味,感到自己如同痴傻一般,被人牵鼻而走。古人所曰:妙在似有若无之间。

  在大谈政治之余,梁先生对历史也如明镜一般,只为他一人而开,并且潜显易懂、引人深思。《把栏杆拍遍》,《跨越百年的美丽》等篇目已被多次选入大、中、小学课本。历史散文的难学之处在于如何选取历史人物的论述角度,如何让角度新颖而不落俗套,又让作者寄情于史,求索出一个别样的历史观来。艺术高峰的产生与自然界的名山峻峰一样,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历史细致的解读与别样看法才是历史散文的精彩之处。

  近年来写书出版的越来越多,却在政治题材领域与有政治思想深度的作品较少,有人说政治与文学是对立的,文学有自身发展的规律,有自身存在的美学价值,这便排斥起了政治。作家更是回避了政治题材,只身孤旅在象牙塔中。我倒觉得我们应该从余悸与偏见中走出来,重新调整一下文学与政治的关系。我们在创作时也应该要提倡写大事、大情、大理,有磅礴之气,时代旋律的黄钟大吕式的文章。


本文由 王瀚洲 授权 赛氪网 发表,并经赛氪网编辑。转载此文章须经作者同意,并请附上出处(赛氪网)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https://www.saikr.com/a/2036
收藏
分享
别默默的看了,快来和大家聊聊吧,登录后发表评论~ 登录 立即注册
打赏
王瀚洲
打赏金额(金额:¥0)
给Ta留言
赏金已入袋,多谢!(*^__^*)
温馨提示

非常抱歉!本站不支持旧版本IE浏览器~~建议使用IE10/IE11/Chrome/Firefox/Safari等高级浏览器浏览。

温馨提示
温馨提示
帮助与反馈

热门问题

0
在线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