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我不在年轻

·
2015-08-02
阅读数693

      开国之初的纪念,满怀深情的臧克家为鲁迅先生写下《有的人》,印象最深的便是开头几句“有的人活着,他已经死了;有的人死了,他还活着”。每当听着《一千年以后》的旋律,便会明了人来了世上可能真的留不下什么,略感慨毛泽东先生还是参透了世间,“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闲暇之余学弟在看到学姐的形态后问起我大学的意义,我未能给出完美的答案,不过还是可以借用一下席慕蓉的“每一条走上来的路,都有着不得不那样跋涉的理由;每一条要走下去的路,都有它不得不那样选择的方向”。我所能接受的是“志不同,道不合,不相为谋”的训诫,努力恪守着松子等待万古长青的梦想。

      时间就像一块望不到尽头的布,偶然之间裁剪下一段递给我,然后在微笑和泪水中播放自己的频道。听者多的,那叫成功,但并非那就是真理;听者少的,那叫失败,但并非那就是错误。虽然未曾阅读过《活法》,但还是感受到了人生无非在于体验的选择,而选择的能力和余地便在于个人的造化了。人生来没有贫贱,只是背负的背包不一样而已。我无法再去年轻一次,去选择体验当时岔口处的另一条尽头是什么。中国有个成语叫做“殊途同归”,越长大才发现自己越天真,连东方的哲学艺术都未翻一页便想着追寻世外的桃源,稚嫩的翅膀不会飞的很高很远的,落地的时候可能再也飞不起来了,因为,不在年轻。

       无论是哪个国度,我不明白人们竭尽所能去发展科技是否是在为自己寻找解脱的枷锁呢?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反反复复。是否人们的终极目的在于延长存在的寿命呢?这是一个古老的话题。人们寻找解脱的方法本身就是一种禁锢,因为鱼和熊掌不可兼得,正所谓“天下皆知美之为美,斯恶矣;皆知善之为善,斯不善矣”。或许世间就是一个圆圈,万物只是来来回回的一员。

       矛盾依然存在着,这是一个寻找结局却永远找不到答案的故事。当我年少,却不在年轻;当我老了,却不再年轻。

本文由  授权 赛氪网 发表,并经赛氪网编辑。转载此文章须经作者同意,并请附上出处(赛氪网)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https://www.saikr.com/a/1977
收藏
分享
别默默的看了,快来和大家聊聊吧,登录后发表评论~ 登录 立即注册
打赏
打赏金额(金额:¥0)
给Ta留言
赏金已入袋,多谢!(*^__^*)
温馨提示

非常抱歉!本站不支持旧版本IE浏览器~~建议使用IE10/IE11/Chrome/Firefox/Safari等高级浏览器浏览。

温馨提示
温馨提示
帮助与反馈

热门问题

0
在线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