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数模的流水账

  • 2015年美国大学生数学建模竞赛特等奖 Outstanding Winner
  • 2015年美国大学生数学建模竞赛全球最佳创意奖 ben Fusaro Award
  • 2014年“高教社杯”全国大学生数学建模竞赛湖南省一等奖
  • 2014年五一数学建模竞赛一等奖
熊思佳·中南大学
2015-06-01
阅读数19961

      

      稍微修改了下,嗯,主要是加了两张有点意思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的之前由于我的脑容量问题而没有上传成功的图片,其他的修改的一些细节估计也只有我自己才看得出来了。

 

      ———————————————传说中的分割线———————————————

 

Preface        

 

        长文预警+不是经验贴预警!!!想要看经验贴的请出门右转去颖哲学姐那里,这个应该能算颖哲学姐的一个补充?这篇文章只是我东拉西扯,夹叙夹议的这两年来跟数模很相关或者不是很相关的乱七八糟的大事或小事。嗯,从这个用定语的水平应该就可以知道我是废话流的←_←。写这篇文章的主要原因是因为我一直觉得,美好的时光总需要点纪念,而那些琐碎的看起来不重要的点点滴滴,才是我们的友谊中最珍贵的部分。啊,拖延症晚期患者终于要写完这个从比赛结束就开始写的东西了么?!!!

        

Chapter 1  关于数模的第一年(2013年)

 

       知道数模是因为前任。在前任还是现任的时候,发现前任参加过数模,拿了省二。当时还是一个大一学妹的我实在是觉得好厉害啊,于是也因此存了些参赛的心思,但是觉得自己智商不够,再加上一时也不知道往哪找队友,也就没有深入考虑了。直到大一下(13年上半年),某次跟哲哲,阿聪一起吃饭(我还记得是新校门口那家现在已经变成了土耳其烤肉饭的永州砂锅饭),哲哲说要不咱们三个一起搞数模吧,省一可以保研啊(是的,初衷就是这么红果果)。一顿饭过去后,这个事情就这么敲定了,三个人相约先参加5月份的校赛见识见识一下。现在想起来,这一次具有重大历史意义的永州砂锅饭会议没有拍照留念实在可惜,毕竟从此以后,我们就开始了漫长的数(zuo)模(si)之旅。
 

       校赛其实就是深圳杯,用的是深圳杯的题目,不限时,只要在截止日期之前提交论文就可以。这里不得不吐槽一句:深圳杯的题目真的好难啊,每次都让人觉得深圳市政府解决不了这个问题,就抱着“说不准就有谁搞出了个解决方案来了呢” 的心态拿出来让我们做做。13年的题目也是这样,每道题都不会,左挑右选选了个跟交通有关的: 解决深圳市交通堵塞的问题。但是,某天晚上,三个人在下了几个小时的资料后,不约而同地有了同一个收获(这里的不约而同用错了吗?): 尼玛,这也太难了吧!然后,校赛就再也没有然后了,没看资料,没写论文,自然也就没参加了,虽然我电脑里现在还存着深圳市的地图。第一次与数模的正面交锋就这么结束了,这件事情在我们心里留下的阴影面积实在太大,以至于从那以后,我们再也没有做过交通类的题。

        补上一个小细节: 那时我们的群的名字好像是叫湖南省数学建模一等奖潜在小分队?阿聪顺理成章地变成了队长的原因是因为他是组里唯一一个男人?
 

       时间一晃而过到了暑假,中南在每年8月份的时候都是有免费的数模培训的,学校在这一方面也算尽力了吧,虽然和别人家的学校比起来差远了。那么那个暑假的8月份自然是要呆学校的。在之前,前任跟我们推荐了姜启源的《数学模型》作为入门,所以,根据原定计划,培训之前每个人都要把那本书看完,打个基础。但是,如果没有记错的话,在培训开始前几天回到学校的时候,队长大人毛都没看,而我跟哲哲看了前言╮(﹀_﹀)╭,当然,对于一个计划永远不能按时完成的队伍来说,这都是意料之中的,暂不多说。
 

       数模培训的日子里,学校的安排是每天只有上午上课,每五天老师出四道题,每个队从中选一道题,不上课的时间就做题,然后第五天拿着论文去做公开的presentation,会有三位老师对论文进行点评。而对于我们,每天上午的日程安排是:  我跟哲哲很早去占座(话说,搞数模的那群人学霸指数实在太高,7点40到那里,前五排就没空位了是要闹哪样),然后两个人吐槽+百度一下今天的新老师(每天上课的老师基本上不重复),直到8点半队长大人过来,交流一下刚刚的感想,然后三个人开始睡觉,玩手机。。。所以,其实我们应该算是浪费了学校提供的这么好的资源吧。

       下午和晚上一般是用来讨论题目写论文的。但是,在这之前,我们得先找到一个有插座有网有空调可以大声说话离寝室近的根据地,当然,如果全是同一性别的,这种问题自然不需要考虑,寝室就可以满足所有需求,但是我们不行啊(这算是对异性恋的歧视么)!!!最终我们选择了本部门口那家90咖啡小站: 点一杯最便宜的饮料,然后在那呆上一下午加一晚上,一天用来选题+扯淡,一天用来讨论思路+扯淡,一天用来讨论思路+扯淡,一天用来写论文+扯淡。感觉老板很亏,所以这里免费打下广告好了。嗯,不一般的情况是:kfc的下午茶时间+队长抛弃我们两个陪女朋友的时间+在寝室补觉时间等等。

 

       20天的培训总共四轮,我们分别做过评委水平排序(题目是国防科大的吴孟达老师出的,后来吴老师还来学校讲解过这道题,收获很大。所以说,培训的时候选题站队很重要啊,选其他三道题的就没有讲解呀~),长株潭水污染(姜启源上有原题和解答过程,基本上照抄的,后面做presentation的时候,所有人的思路都是一样的,我们都没好意思上去),一道关于化工厂的题(那个数据完全看不懂),一道彩票预测(嗯,这道题巨坑,当时的心理活动全都是:要是发现了彩票的规律,还用呆这儿苦逼地搞数模么?不过,不要问我为什么明知道它坑,仍然选了它)。所以到培训结束的时候,只有前面两道题把论文写出来了,presentation只做了一次。其实每道题都是满满的槽点啊,都够写一篇《中南大学数模培训题背后的故事》了。当年很是任性,不想学习就不看学习了,明明很多不会,却也没有很努力的学,从想法到行为都酱油得很彻底。
 

       那个时候一个很特别的经历就是那年暑假没有空调的寝室热的实在受不了,于是每天都是睡的阳台,熬夜写论文的时候累了抬头看星星也是很棒。另外,大概是与阿聪君臭味相投的缘故,在这段时间,我的段子水平有了质的飞跃,一个清新脱俗的少女从此一步步迈向了猥琐阿姨的深渊,当然,那时年幼无知的我是没有意识到这点的。
 

       犹豫了一下,我们还是报名了国赛,虽然知道自己水平肯定不够,但是参加一次熟悉一下积累经验也好。一向选题纠结许久的我们这次倒是毫不犹豫地选了碎纸片拼接,因为另一道是交通题。虽然平时也是个坑货,不过这次比赛,我跟哲哲两个人简直变成了巨坑:就在比赛的前一天,植物大战僵尸2的手游出来了。作为两个高中疯狂迷恋这个的大龄儿童,怎么也没忍住玩它的冲动。当然,主要原因还是碎纸片那道题还是编程的工作很多,我跟哲哲不会,三个人都不太懂模拟退火,也没往那方面想,队长大人也写不出代码。于是最后画面变成了: 我们两个抓狂+闲聊+打游戏,阿聪君抓狂+闲聊+看绝命毒师,阿聪君差点就把我带入另一个深坑的事情我就不说了。虽然睡了3天教室,但最后论文都没写完,自然也没什么收获。

       
       这一年就算过去了。

 

Chapter 2 关于数模的第二年(2014年)

 

        没有参加14年美赛,原因有三: 国赛的时候太受打击,美赛报名费太贵,时间是大年初七。不过寒假的时候把姜启源看了四五章,然后觉得里面的模型实在太简单,而比赛用的都好复杂,所以后面就没再看,虽然我现在觉得那本书真的很重要。所以日历直接翻到了14年的四月份(大二下)。这时苏北赛,华中赛都出了通知,想着今年国赛很重要,所以之前很有必要拿个比赛练手,于是报名了苏北赛(本想报华中的,毕竟报名费只要10块,苏北要50啊,但是看到通知时,已经在前一天截止报名了)。

 

        苏北赛的比赛时间是五一的三天。第一天下午三个人才汇合,然后看了下题,纠结了许久,决定做A题:找失踪飞机的黑匣子(这道题跟15年美赛B题好像挺类似的),找了一晚上的空气动力学的资料,直到晚上10点要回寝室了,还是什么都不知道,完全没法下手。回寝室的路上,不知道谁提议换题,结果居然一致通过,于是换成了延迟退休的题。第二天大家先讨论了一下大概思路,然后分工完善自己的部分。哲哲用了topsis法,很顺利的完工了;我建了一个把我自己都绕晕了的完全解不出来的方程组;队长大人则一直纠结于数据找不到的问题。直到第三天晚上我那个方程仍然搞不定,但是好累,于是写上去,也不解了,1点就睡了,辛苦哲哲跟阿聪排版提交直到4点。提交完论文后,发现论文的行文格式也不对,阿聪还忘记填队号,最重要的是,论文只花了两天,我那一部分的方程都没解出来,而且最后一个晚上还没怎么熬夜,总觉得质量堪忧,所以,当时也就不怎么抱希望了。

 

        据说标准的团队分工是建模,编程,写作各一人,不过我觉得这个分工并不是那么合理:至少建模这一部分还是三个人一起来比较好。虽然我们换了一次队友,但是我们的大致分工一直是三个人先讨论出每个部分的大体思路,然后每个人挑一个部分,把细节部分完善好,然后我们两个妹子负责所有写作部分,编程工作就都交给汉子了,我觉得对于我们来说,这个分工还是很好的。

 

       应该是在6月份的一天,鬼使神差地打开了苏北赛官网,发现居然提前出结果了,颤抖的双手下载打开了文件,卧槽,我没看错吧,一等奖??!!!不是只有2%的一等吗???再三确认了一下,冲出教室打电话(所有比赛成绩都是我第一个知道的,每次都只能先傻笑10秒再说正事,这样我都没有办法捉弄一下他们好么,我果然还是太实诚了)给哲哲和阿聪。幸福来得太突然,我们三个简直要高兴坏了。后面某次总结经验的时候,大家纷纷表示,应该是那群评委眼神不好。苏北赛的最大收获可能就是我们的自信心大大增加了吧。在这里耕耘了那么久之后,终于有了那么一点收获,从而更加有动力向前进发。

 

 

        14的校赛也报名参加了,选的是垃圾焚烧厂的问题,队长大人又一次为了数据问题纠结了好久,引起了我和哲哲的强烈抗议,因为在我们看来,模型才是最重要的,建好模型后再找数据也没问题,一直纠结于数据不是明智的选择。不过最后还是达成了一致,把论文写完了。比赛的时候大家压力都很大,矛盾基本上是不可避免的。向来觉得,逃避问题对于长期关系的建立来说,其实就是在埋炸弹,唯有控制住自己的脾气,把自己的想法说清楚,认真倾听对方的想法,把矛盾放在明面上,才有机会寻求一个解决办法。截稿日期的前一天晚上是在万德度过的,这是我们三个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开房。嗯,房照就不上了吧。

 

        校赛最后拿了个安慰奖,有点小失望,不过也在情理之中。然后又到了暑假,这次学校的数模培训我们就没有再去听了,不过还是会做老师出的题,写论文,做presentation。 这一年的暑假的8月份过得有些不容易。可能是因为3个人压力都比较大,即使我们之间已经有4年的友谊,即使之前一起写过那么多论文,磨合了那么多次,还是基本上天天闹矛盾,沟通也很有障碍。每天各种题目不会做,论文不会写,计划完不成,实在是焦虑得很。当然,不讨论数模的时候还是很开心的,3个人一起八卦,一起看电影,一起去看天天向上,一起谋划着未来,都是好幸福的时光。

 

        这个暑假好像大概写了3篇论文的样子吧,一篇评委排序,一篇自行车租赁,这两篇都做了presentation,特意去找秦宣云老师在的教室做的,想着让他对我们有个印象。我已经忘了当初我们为什么对他如此情有独钟,只记得从大一开始就很喜欢他,总觉得他又高冷又萌,私底下谈论他的时候都是叫大大,男神,义父大人,虽然从来不敢当着他的面这么叫。。。每次做presentation的前一天要熬夜写论文写到早上,但是做完presentation后都超级开心,因为每次都会被他表扬,说着“你们这都写的什么东西,我看不懂”把其他人骂下去的秦老师会在我们做完presentation之后微微点头,“嗯,这篇不错。”总之,就是一种可以用心花怒放来形容的心情。还写了98年那道灾情巡视的题的论文,这是秦大大担任我们指导老师后给我们单独布置的任务,所以,找一个负责任的老师也是很重要的。虽然到了这个时候,我马马虎虎的毛病也一直没有改掉,老是丢三落四,写了论文忘记保存这种事情也时有发生。比如这种:

psb.jpg

 

         即使这样,这段时间仍然是我长进最大的时候。写作方面,秦老师给了很多指导: 怎么写摘要,怎么行文,把一个事情说清楚。个人认为,在建模中,这一点很关键,擅长表达不一定会让你们得到许多,但是如果写作方面过于欠缺,那很大可能会使其他方面的工作变成徒劳。虽然我现在也还很有欠缺,不过比起之前来,已有了很大进步了。建模方面,我认识到一个很重要的道理:  模型不一定要高深复杂,能解决问题就行。其实我们之前写论文也基本上都是用的自己建的模型,我甚至感觉有些思想过于简单,都不好意思拿出手,但是自从想通之后,也不再纠结于此了。不过这一点在美赛中体现的更加充分,一般国赛获奖论文用的模型还是挺复杂的。本来自己就比较懒,知道这个之后就更懒,一些数学建模中常用模型都提不起多大兴趣去看了,总觉得大不了到时现学现卖嘛。

 

        一点都不紧张地迎来了国赛,三个纠结的人在一起,即使只有两道题,选题也是好大一个bug: 嫦娥三号轨道资料多得看不完,折叠桌什么资料都没有,这差别太大,实在纠结得很。直到中午,我跟哲哲说随便选个吧,就A好了,阿聪也没说什么,但是一个下午过去了,却什么思路都没有,这时大大进来问我们选的什么,我们居然一个说A,一个说B,我也是醉了,我估计秦大大也是这种感觉吧。然后大大说a题他不知道,B题倒是能提供一下思路。我跟哲哲两个狗腿子立马说,嗯,那我们就选B吧!于是,我们又任性地换题了。其实,一直感觉这不是一个优秀的队伍会体现的状态: 3个人中谁也没办法坚定地拿主意,唯一聪明一点的阿聪君又是个搞民主的,每次要被我和哲哲两个人坑。不过每次也算有惊无险了。

 

        吃过晚饭之后开始做B题,第一问还是挺简单的,第二问的稳定性怎么衡量那里卡住了,一直到了第三天的中午。我觉得这么下去不是办法,就说你们两个想第二问吧,我来做第三问。然后第三问做得出奇的顺畅,本来之前只会一点点matlab,那天百度加上问阿聪,居然连第三问的代码都写了,再加上第三问我还考虑了一个我觉得别人不会考虑的点(当然,我也不知道是不是别人真的都没考虑),总之就是那时的我都要被自己感动到哭,自信心爆棚,效率超高。然后到了凌晨很晚了,他们两个的第二问貌似是搞定了,虽然我不太懂他们怎么做的,我唯一知道的是用了topsis法。topsis法简直就是神器!只要是评价类的题都可以用它!颖哲学姐特别交代,一个队里有一个会用topsis法的队友是多么重要!剩下来就是哲哲负责插图,修改,整合,排版,这些差不多到了6点,秦大大已经过来问过我们要摘要看看,但是尼玛摘要还没写啊!!!我匆匆忙忙开始写摘要,写完已是7点,让大大看了看,改了点小地方,就7点半了,再排排版,确认一下就提交了。我自己就不吐槽我颤抖的双手了吧,不过还是想说国赛那个邮箱,也太破了。

 

         比赛结束之后,哲哲一直跟我说她觉得会是省一,但是我觉得省一哪是这么好拿的,况且那么快就写完的摘要总是让人不放心呢。但也不用争论,等结果就行。

 

         如果能被推去评国奖是会提前知道的,那时以为所有省一都会被推去评国奖。发现提前接到通知的人里没有我们,省一无望了,我跟哲哲两个人自是不开心,两个人坐在二食堂颇有些相顾无言的味道,犹豫着还要不要参加美赛。阿聪君倒是一向对此比较云淡风轻,安慰了我们几句,(不得不说聪聪君实在太会安慰人了~每每安慰人的时候都不像一个工科男,简直男神附体!)自此对省一也就死了心。直到某天在打印店打印资料的时候,侯哥打电话给我说结果提前出来了,我们得了省一,虽然觉得他应该不会骗我,但是还是有些不敢置信,挂了电话,在打印店查了查,就忍不住想狂笑了,然后开始打电话给哲哲和阿聪。大家都很高兴,毕竟从大一到现在,我们终于达成了我们最开始的目标,即使现在省一已经不能保研了。

 

 Chapter 3 关于数模的第三年(2015年)

 

        国赛成绩出来之前,我们还没决定好要不要参加美赛的时候,阿聪就说他事(yao)情(zhui)太(mei)多(zi),就不陪我们参加美赛了。成绩出来之后我们两个就陷入了纠结之中,如果参加美赛的话,就得重新找队友,不参加美赛吧,又觉得略有些遗憾。最终抱着集邮的想法决定参赛了: 如果能拿个m奖,就能集齐五一赛一等奖,国赛省一等奖,美赛一等奖三个一等奖了,这样听起来好像人生赢家,有一个完美的结束是一件多么棒的事情。

       

       于是开始找队友,于是有了一个萌萌的teammate wanted:

 

psb_看图王.png

 

 

       其实有些担心人家会嫌弃我们两个女孩子,不过幸好还是有人联系我们的。就这么认识了培民,组了新队。

 

       然后直到1月26号,我们三个才终于结束所有考试,有时间坐在一起好好看书,讨论数模的事。学校的美赛培训好像是去了一次?场面太火爆,连过道都是人,都有些受了惊吓。原本的计划是打算在2月10号比赛之前完成两篇论文,结果即使有了新队友,风格却是没变,本来该抓紧时间写论文的,却每天不怎么干正事,最后论文一篇都没有写完,不过看了一些美赛论文,大概研究了一下建模思路,行文方式,这个还是很有帮助的。看论文的过程中发现一些o奖论文水平其实也不高,于是自信心爆棚,不过不太敢想,也就是做做f奖的梦。所以这个准备过程,嗯,应该是挺水的吧,中途还跑出去看了一次霍比特人。

 

        转眼到比赛时间了,美赛学校不提供场地,于是在外面找了间房间。不过前两天都是白天呆在图书馆,晚上回寝室睡觉,毕竟感觉寝室睡得比较舒服,最后两天才去了租的地方,过着吃外卖,日夜颠倒写论文的日子。 美赛的整个过程还算顺利吧,第一天上午选好了题,下午就确定了题目的大致思路,这比国赛的进度要快很多,不过中间也是小问题不断,让我很有不想再做下去的想法,当然也只是想想,然后在10号8点掐着时间交了论文,当时想着觉得能拿个H奖就好了。

 

        比赛结果出来的前几日,秦大大在群里说咱们学校有个O奖,当时也没多想,只是觉得,我们学校居然有人创纪录了么?好厉害。直到10号早上,大大打电话过来祝贺我们,我才知道那个O奖是我们。那天早上的情景,现在回想起来仍仿若南柯一梦。

 

Postscript  

 

      2013的5月份,2015的4月份,这么写着,欢笑与泪水交织的两年就已过去。如果不是哲哲的坚持,不是阿聪的理性,这篇文章该是不会有这么长的。从高中到现在,我们一起走过了那么多奋斗的日子,很是感激你们每一次为我操的心。

 

      关于这篇文章,它都是以我个人视角回忆了一些过往,写下来是为了不遗忘,嗯,可能有记忆混乱之处。里面也有很多我的观点,仅供参考。

      关于数模,我觉得真正有用的不是那些在这个过程中学习到的知识,而是,每一次解决问题所锻炼的理性思维,每一次合作所锻炼的团队协作能力和革命友谊,每一次找资料看论文所锻炼的快速阅读能力。数模里用到的topsis法什么的我以后可能再也不会用到,但那些经历将是以后成长的基石。

      关于o奖,我一直觉得这数模是一个很看运气的比赛,毕竟它比较主观,影响因素实在太多,这些因素里甚至包括评委老师看论文的时候心情好不好。我们只是几个普普通通的人,看到大神会尖叫,看到学霸会羡慕。在有那么多厉害的队伍的情况下拿到o奖,除了运气比较好我不知道还有什么可以解释了。
 

       这两年发生了太多事情,好的,坏的,高兴的,伤心的,回想起来,用百感交集来形容一点都不为过。从学妹到学姐不仅仅是称呼的变化,而是成长,虽然我现在也还是很幼稚,干事缺心眼,但是比起以前的黑历史来说,已经好了太多。很多时候会感激上苍,明明有无数种方法让我的生活变得比现在艰难许多,却依然让我遇见了这么多很好的人,很好的事,让我领悟到很多很重要的道理。

 

       所以,要问我在这一切之后的感受的话,我真特么爱这狗娘养的万丈红尘。

 

本文由 熊思佳 授权 赛氪网 发表,并经赛氪网编辑。转载此文章须经作者同意,并请附上出处(赛氪网)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http://www.saikr.com/a/1467
收藏
分享
别默默的看了,快来和大家聊聊吧,登录后发表评论~ 登录 立即注册
打赏
熊思佳
打赏金额(金额:¥0)
给Ta留言
赏金已入袋,多谢!(*^__^*)
温馨提示

非常抱歉!本站不支持旧版本IE浏览器~~建议使用IE10/IE11/Chrome/Firefox/Safari等高级浏览器浏览。

信息提示
温馨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