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第一双耐克鞋

赵松·环球赛乐(北京)科技有限公司
2015-05-03
阅读数1379

五一三天的假期就这样过去了,看着QQ空间的照片,云雾缭绕的山峦以及清澈碧绿的湖水,真心让我向往与羡慕。年轻就应该多出去转转。这个寂静的孵化器,我陪伴了它整整三天,每天上午9点准时到达这里,晚上赶最晚一班特4回宿舍。没有心情,也没有钱出去转了。

半个月前,师兄给我了几千元钱,让我自己改善一下生活。当时内心挺感激的,拿到钱的第一件事就是给论坛的志愿者们和团队成员发了挨个发了红包,以感谢大家最近一段时间的付出。4月17日晚上,从表弟的空间状态得知,姥爷突然去世了,再次确认了表弟的状态之后,眼泪才不由自主地掉下来,只是觉得太突然。第二天买了回家的火车票,急急忙忙赶到家里,再次见到姥爷时,他已经在地下了,和姥姥重聚于天堂。在姥姥和姥爷的坟前,我和爸爸磕了三个头,内心特别平静。

第二天一大早,给父母留下了四千元钱,自己就匆忙赶回学校了。我知道家里没钱了,正值春耕的季节,农村的日子不好过着呢。用尽了各种方法,终于说服父母收下钱,尽管那是我最后的生活费了,但是,我宁愿自己活得卑微一些,也不想让父母再因为钱而疲于奔命了。

——仅以此篇献给逝去的岁月,献给正在奋斗中的姐姐、姐夫以及小伙伴,也献给即将休学的自己!

小时候,家里穷是十里八村出了名的;但是现在,家里有三个大学生也是出了名的。我很感激在如此贫穷的农村家庭里,父母能够具有这么前卫的思想,坚定地供我和两个姐姐读完大学;同时,也很感激那些曾经无私帮助过我们的乡亲。

内心中,姥姥和姥爷就是。他们经常偏向着照顾我们,或许是因为我和姐姐学习比较好的缘故。姥姥去世的时候,妈妈哭得很伤心,因为那时家庭条件才刚刚有所起色,还没来得急报答。“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待”,这句话,正是为妈妈而写,也是为我而写。姥姥的去世让我突然成长了,一种莫名的成长。现在,姐姐的孩子在家里跟着他的姥姥,我的妈妈,或许也就是轮回吧。

因为贫穷,所以我坚定地选择了远方。

一直到大学,才渐渐懂得衣物和服饰有各种各样的品牌。大学之前,能够有件像样的衣服已经算是不错了,大部分衣服都是村里人送给我们家的,最贵的衣服也是从村里集市上花几十元钱买的。但是,那时候连肚子才勉强填饱,谁还会在意穿什么牌子的衣服呢。

随着年龄的增长,以及周边有钱孩子的增多,越来越多的衣服品牌被灌输进记忆中。大学里,有钱的同学遍地都是,但更多的是和我一样没钱的孩子。那时候,生活依旧比较拮据,虽然每年父母都会给我生活费,也会拿到奖学金,但是自己是一个花钱很敞的人,经常和同学出去吃饭,再多的钱也不经花。不知道自己内心中想了多少次,哪天自己能够买一双耐克或者阿迪的运动鞋,尽管曾经有多次机会,自己可以实现这个小小的愿望。但大都受消费观念的影响,放弃了这一奢侈的想法。我宁愿拿出400元钱请兄弟吃饭,也不愿拿出300元买双打折的耐克鞋。

曾经有同学说我比较土,比较贱。确实是这样的,以至于直到现在跟同学出去吃饭的时候,我都是抢着付钱,看起来很傻吧,可是我没觉得我吃多少亏。耿直实诚的性格,给了我很多机会,也得到了上天的眷顾。这种性格也一直保持到现在,并可能会永远保持下去。

几天前,自己向土豪舍友借了点钱,一方面用来日常生活,一方面买了一双耐克鞋。对父母来说,这双鞋可能是天价,但是他们觉得给我穿多贵也不吝惜。刚下单的那一刻,我也觉得内心有点羞愧,想起来父母辛勤劳作的场景。当时感伤过后,写下了这么一段话“一双天价的鞋,我只是想满足一下自己近10年来好奇的心。曾经不停地幻想,这么贵的鞋,到底会有多么舒服”。第二天,在去往姐夫单位的公交车上,沐浴在和煦的阳光下,心情本该大好;与母亲打了个电话,得知父亲早早地下地干活了。感叹父母不易的同时,买耐克鞋的负罪感油然而生,眼泪模糊着,呆呆地望着窗外的北京,脑海中浮现着小时候的自己。

五一前夕,终于收到了鞋子,深藏在内心的疑问有答案了。恩,我的第一双耐克鞋,承载了内心的酸楚与对往事的回忆。

青春是做梦和犯傻,是任性和折腾。

2014年,跟着三位师兄做赛氪,见证了赛氪的从无到有,从小到大。现在,要全职加入赛氪了,没想到导师这么支持我,给我丰厚的条件让我休学。跟几位投资人聊天的时候,他们都很诧异我的决定,说是见过的第一个博士休学创业的。当时自己也没有想好怎么回答他们的问题,只是觉得凭着自己对赛氪的认识,对师兄们的信任就足以做出这个决定了。后来想了一想,其实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这是在读俞老师的书时发现的,“当一件事情我能看得到头的时候,我就不愿意去做了”。

我整天在实验室拼命地搞科研,其实搞不出出色的工作,即使侥幸能够投中一篇顶级会议,但是这个工作对这个社会能够做出什么贡献呢。反正自己是想拿到博士学位,为将来的工作镀金的,那早晚去拿就可以。但是创业机遇转瞬即逝,现在是创业最好的时代,一旦错过可能就永远错过了。

但自己的想法并不能被父母所接受,这也是预料之中的事情。毕竟休学一年,对村里人看来是一件不务正业的事情。最终父母还是原谅我的任性。记得2012年,自己由于没有拿到外推名额,而只能选择保本校或者相关研究所的时候。父母的意见就是求稳妥,在本校读研;但是骨子里的不甘心驱使着自己决定考研。自己的努力加上老师的眷顾,才最终来到中科院自动化所,进而认识了一批不一样的小伙伴。有时候想想,这就是命。

如果决定考研是我第一次任性的话,那么现在休学就是我第二次任性了。赛氪还有很多困难需要解决,希望自己能够贡献一份力量。

几天前,记得橙子哥曾经语重心长地对我说,出去的这一年,该找个对象了。是呀,转眼间已经奔三了,力争出来的这一年,找到自己的另一半。欢迎广大兄弟姐妹帮忙介绍。赵松,男,180cm,地地道道的山东农村人,喜爱篮球和音乐,资产一双耐克鞋。

接下来的一周,应该会整理好心情,处理一下实验室的事情,然后滚蛋了。写着写着,最后一班特4公交车又快到楼下了。赛氪,加油!奔跑吧,我的耐克鞋!

既然选择了远方,便只顾风雨兼程!

本文由 赵松 授权 赛氪网 发表,并经赛氪网编辑。转载此文章须经作者同意,并请附上出处(赛氪网)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https://www.saikr.com/a/1446
收藏
分享
别默默的看了,快来和大家聊聊吧,登录后发表评论~ 登录 立即注册
打赏
赵松
打赏金额(金额:¥0)
给Ta留言
赏金已入袋,多谢!(*^__^*)
温馨提示

非常抱歉!本站不支持旧版本IE浏览器~~建议使用IE10/IE11/Chrome/Firefox/Safari等高级浏览器浏览。

温馨提示
温馨提示
帮助与反馈

热门问题